当前位置: 首页理论探讨 2015版100元人民币怎么鉴别真伪        山东省农村信用社人民币存款指导利率表       
农商银行助推农业供给侧改革的现状与对策
发布时间: 2017-09-20
 

“重农固本,是安民之基”。经济新常态下,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将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三农”工作的主线,围绕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增绿,加大农村改革和农村金融改革力度,开创农业现代化建设新局面。作为长期服务“三农”的农商银行,应尽快适应新形势,积极探索创新,深化金融服务,建立以市场和效率为导向的资源配置机制,从根本上提升经营管理活力,把服务“三农”和实体经济作为立业之本,在助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做出特色,做出优势,做出成效。

现状与短板

改革后农村金融服务方式和产品创新快、种类多、量不大,覆盖面有限。且基于银行自身考量较多,各银行统一政策、统一制度、统一格式、统一流程开发的信贷产品,切合县域及实体经济的适应性较差,受益面小,难以根本性缓解当前农业中小微企业、三农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状况。

(一)农村金融供给总量不足。其一,改革后县以下金融机构物理网点不断收缩,乡村居民和实体经济的金融供给获得感较差。现有网点所能提供的金融供给量有限,不全面、不完整、不配套。其二,农商银行信贷供给总量与县域农业实体经济融资所需量仍存在较大差距。具体表现在:农商银行仍是农村经济的主导力量,支农贷款占比约在70%以上,仅能满足农村1/3的贷款需求。截至2016年年未,农信社、农村合作银行、农商银行等主要农村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余额为13.4万亿元,仅占全部贷款余额的12.6%。资信评级门槛设置高。一些规模小但效益好的企业难以成为农商银行的优质客户。针对性的政策性信贷、政策性担保进展缓慢。各行对农户、中小实体经济均没有政策性信贷业务。

(二)农村金融供给服务不优。其一,改革后农商银行新型金融设施发展快数量多,但契合乡村需求的金融供给功能有待改进完善。农商银行采取标准化网点与简易便民服务相结合的方式,助农取款点、转账电话、ATM机、POS机发展快、数量大。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因物理网点大幅减少带来的不便。同时,这种主要以自助为特色的服务设施越来越不能适应农村居民主要为老人、儿童这一客观实际。其二,目前大部分地区农商银行服务的主要手段是传统的“存、贷、汇”业务,涉农金融信贷品种主要是农户小额信用贷款、联保和担保贷款等,普遍金额小、期限短。现代农业规模化、产业化的经营特点,不仅需要小额、短期、分散的周转贷款,更需要长期、大额、集中的规模化金融服务产品。在服务方式上也从传统农业延伸到产业链和价值链上各个环节。金融服务也不单纯是融资需求,而是扩展到保险、期贷、证券等各大金融领域,要求农商银行金融服务方式更多地利用互联网等电子信息平台,向现代农业提供全方位、网络化的信息服务。目前农商银行现有的金融产品和服务还不能满足新形势下“新三农”“大三农”发展的需求。

(三)农村绿色金融服务不强。其一,长期以来,受传统产业结构制约,农商银行形成了以制造业客户为主体的“污染风险大”“碳排放量较高”的信贷客户结构,而环保类企业及绿色项目虽然大多科技含量高,但投资周期长,中小企业居多,短期经济收益往往低于其他工业项目甚至污染项目,贷款成本收益并不高,致使农商银行发展绿色金融的动力不足。其二,由于绿色金融在初始阶段对银行业绩的贡献度不高,农商银行相应地在绿色信贷产品研发方面投入积极性不高,致使绿色金融制度、工具和产品的创新,与绿色经济良性互动联系尚未形成。其三,绿色经济增长高度依赖资金和技术,属于资本技术密集型,且链条较长,分工复杂,需要更为专业的知识和技能。但目前农商银行员工大多以金融、财务及计算机方面为主,思维、知识和技能传统单一,缺乏环保技术概念和金融信息兼备的复合型人才,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绿色金融的发展。

(四)农业经营申贷获得率不高。改革后县域农业保险服务能力仍没有较大改观。随着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逐步推进,在农业领域中涌现出一大批以专业化、市场化、规模化、集约化为特征的经营主体。据人民日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经营规模50亩以上的种植大户有350万家,全国依法登记的农民合作社达到177.4万家,实有入社农户约占全国农户总数的40%,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已成为发展现代农业的骨干力量。新型经营主体规模较大,相应的信贷资金需求较多,各类经营主体生产经营中仍普遍面临风险大、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农业规模经营申贷获得率较低。以江西农商银行数据为例,农业规模经营申贷获得率仅为60%左右,新型经营主体贷款总额约占申请金额50%左右,不能满足新型经营主体信贷需求。具体原因有四个:一是政策性保险发展滞后,保险理赔覆盖率低;二是信贷配套政策推出的节奏与三农经济实体期望尚有距离;三是保险与信贷共同标的物的损失风险评估与相关中介评估机构规范发展尚有距离,缺少专业评估机构,理赔效率低下;四是多政策多部门联手推进农业保险的效率与涉农信贷发展匹配效果尚有距离,在风险控制得不到足够保证背景下,农商银行信贷总量难以突破。

创新与对策

农商银行助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关键是要找准助推方位,加大政策倾斜和制度设计,组织开发“傻瓜相机”式的金融服务产品和设施,增加金融的普惠性。为此,笔者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一)以资金为源泉,创新综合负债能力。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负债业务是农商银行吸收资金的主要来源,是银行经营的先决条件和保持银行流动性的基本要素.农商银行必须从产品、渠道、服务、客户、质效、营销等方面着手,把握提升负债能力的基本点,找准提升负债质效的切入点,抓住拓展负债客户的着力点,多维度提升农商银行综合负债能力。完善农村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发展新兴产业、培育新供给,灵活运用股票、债券、基金等多种金融工具,切实有效解决农村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要下决心优化融资结构体系,鼓励发展三农供应链金融,提高服务农村实体经济质量。

(二)以市场为导向,创新金融服务供给。农商银行要丰富农村信贷产品供给,为实体经济“解渴”。大力支持节能高效的农业产业发展。一是支持地方农业现代化工程建设。大力支持土地流转、高效设施农业、观光农业、休闲农业建设;大力支持农业产业化经营,促进现代农业示范村、特色农业产业基地、优势农产品带的培育与发展壮大;大力支持地方农业品牌化建设,推动农业发展由生产导向向市场导向、消费导向转变,从产品经营向品牌经营转变,从而实现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发展。二是支持地方农村新型经营主体发展。扶持培育种养大户、家庭农场、专业合作社、农业龙头企业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三是开发产业链信贷产品。以现代农业的供应链核心企业为中心,对产业链上、中、下游关联的环节进行整合,满足供应链各环节的融资需求,将整个链条的物流、信息流、资金流打通,形成长期化、制度化的农业供应链金融扶持体系。

(三)以机制为抓手,创新绿色金融发展。首先,农商银行应将支持绿色、循环及低碳经济的发展融合到日常经营管理的实践中,培育和倡导绿色可持续发展理念,根据国家产业政策、环保政策、行业准入政策,制订绿色金融发展战略,把握好绿色金融的未来发展方向,形成持续推进绿色金融发展的长效机制。其次,农商银行应建立包括项目评审、产品设计、风险管理、激励约束、信息披露在内的绿色信贷机制,严格绿色信贷的评价考核,逐步完善绿色信贷业绩评价办法和指标,并将其纳入风险管理绩效评价体系之中;重视绿色信贷产品和服务创新,加快创新推出诸如能效信贷、合同能源管理未来收益权质押贷款、排污权质押贷款、碳排放权抵押贷款、清洁发展机制预期收益抵押等信贷品种。同时,要做好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短中长期规划和衔接:短期内以信贷资金为主要支持方式,其他方式作为补充。中期内以解决“绿色主体”的融资难和融资贵问题为主;长期内以“量身定制”型服务为目标,实现绿色经济融资的精准化。第三,农商银行应培育绿色金融人才队伍,重视员工理念、知识、技能全方位培训,引进各类熟悉绿色环保技能的新型复合型专业人才,更新人才结构,奠定发展绿色金融的基础。

(四)以服务为根本,创新三农金融服务渠道。建议由地方政府牵头建立健全政府、行业协会、社会资金管理机构三方合作机制,引导保险基金、社会闲置资本等投向“三农”领域。同时,农商银行应通过担保公司、风险补偿基金、财政直补资金担保等方式,对农业经营贷款提供担保补偿,加大对农业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拓展抵质押担保物范围,发展农机具抵押,涉农直补资金担保、存货质押、订单质押等多种创新业务,为不同类型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提供差异化金融服务。加快推出对接地方需求的金融产品和服务,进一步扩展服务对象,放宽贷款用途,提高贷款额度等措施,持续加大支持三农实体经济发展力度。

【关闭】
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2008山东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版权所有  鲁ICP备12008279号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481号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526号